热衷炒冷饭,蹦坑迅猛。破敲键盘的。生鱼忧患,死鱼安乐。

【Sam/Frodo】Smultronställe

part1

  佛罗多有时会梦见高山,古老的岩石上覆着一层细薄的湿润青苔,薄雾中淡青色的山峦永远屹立于某处素昧谋面的西方土地。他第一次在梦中遇见,就在心中为山峦留了一个位置。

  夏尔居民通常很少梦到离生活还太遥远的事物,而佛罗多能见到这些不寻常的梦境大概得怪比尔博生动的诗歌,活泼的字符都演化成了佛罗多梦中的仙境。

  少年们总是喜欢新奇事物,就算是在外人看来封闭又保守的夏尔人在这个时期也大多难以抵御传奇故事的吸引,和比尔博朝夕相处的佛罗多更是其中之一。

  佛罗多是个挺好的人,但那些故事把他的脑子搞坏了。有些传统的夏尔人发现这个有一半烈酒鹿血统...

我又来搞沙雕图了。 日常缺德。
沙雕传奇
p2出处

玉石/石玉

*注意

图不是我拼的。是mp那边21号成俊森给的图。其实是未经过允许发的。不知道他有没有在LOFTER。

【珞珈/王磊】水仙无差 兄弟梗

◇借梗*兄弟设

◇玉石/石玉 恋爱脑ooc注意

◇珞珈视角

如果能用暴力方法直线救国,那我一定一把火烧了整个兰库帕。但是那没用,也不能。

天下大恶不难打,人皮祸心除不尽。

自己怎么着也没想过要淌卧底这趟浑水,还整天眼巴巴地盼着部队放假能回家多看王磊几眼。武警这工作一般人担不下来,累死累活还整天在生与死之间摆。等回家一搂着自家兄弟,那些枪啊弹的都滚太平洋了。每回我一抱他他就一胳膊肘撞过来,我能疼上老半天。但就这样我还是死性不改,下次照样凑过去。

经历过的才能明白,什么叫光是看一眼就能和充满电一样精神。王磊腰细腿长,脸还好看。嘿,跟我一样好看。板寸摸上去怪扎手的,短短的头发茬跟他本人一...

我是什么品种的沙雕怪
于是厚着脸皮打上了tag(?)

◇Mermaid
◇曲梗 联戏
◇人鱼AU注意*

「人鱼的寿命是一百四十七年,当三十年的记忆里都有同一个人,会发生什么?」

太阳出现之前天地都是如此阴森可怖。再勇敢的舵手也会恐惧人鱼的歌声,它将预示着风暴的来临。但日出之后一切都会发生改变从那第一道红色的霞光出现在天际,希望便降临人间。

这一切本不应该属于人鱼,却仍渴望着太阳的救赎。

    「 Isn't it silly, now that you know?
    这是否太过愚蠢,现在你都知晓了吗?」

天边的红霞越来越暗, 逐渐延展至整个天空。  鲸鱼在自己身侧...

◇卒子
◇73赛门
◇微调整

「许多人和事仅瞬息的犹豫便已永久失去了获得它的机会。」

无论这个世界发生怎样的改变,只要它们仍能工作,吾沃大街的路灯就会在夜晚将暖黄的灯光带给地面的一切。没有意识,所以能完全公平地给予所有需要它的事物光亮。而因为「私心」的存在,拥有意识的、也许是更高等的生灵却很难做到毫无保留,做到的人将被人们冠以「牺牲」的名讳。

所以很多东西放上台面,就必须面临抉择。牺牲哪一个,在没有把握的时候,最好是将它隐藏,永远不要选择。

马库斯和诺斯身处那一片充满着温暖和满足的暖黄之中, 灯光给两人的轮廓镀上了一层神圣的金色, 背景里的冷色和压抑的夜幕并不属于他们。像是两个生灵缔结契约...

今日和专康的沙雕发现。
一对沙雕情头buni
表情包来源忘记了xx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毙

◇永生花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房间里多了一篮满天星干花。

繁密而细小的白色花朵,组合在一起有着不同于艳丽玫瑰的纯粹。也许是因为被做成了干花的缘故,也许是因为它本身枝条就非常细,稍不注意就会被折断。零零散散地落了几朵小花和一些碎瓣在小花篮旁边,成为了由花朵的残肢拼凑出的自然而和谐的点缀。

「永不凋谢的永生花,在送达至所爱之人以前便已永久干枯。」

阴郁的情绪倾泻而下,猝不及防把自己浇得浑身湿透。像是生生把心脏剐了出来,又不知情绪骤变的原因。
 

            ...

◤圣子降临

自己始终相信,只有冠冕堂皇的资本家和在医院里失声痛哭的人才会相信神明。

西装革履的人以把上帝挂在嘴边作为乐趣和时尚,满脸泪痕的人则将微渺的希望寄托于虚无。两种极端使信仰变得空洞而晦暗,而恰恰是这样畸形的信仰才能在底特律存在,任何干净的东西落入这里都会覆上尘土。红冰也是迎合底特律人们嗜好的,饮鸩止渴的快乐方法。如同对吸毒的唾弃,自己永远是一个无神论者。

               在荒芜中没有信仰是什么样呢。

「日复一日地在没有星光的黑...

© 桦枫 | Powered by LOFTER